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建言献策

关于打造“一带一路”健康命运共同体的建议

发布时间:2016-03-16

近年来,我国正在积极推进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战略的相互对接,开展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命运和责任共同体。然而,由于一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安全形势错综复杂,大多处在经济社会转型期,经贸合作不确定因素多,向西开放的市场风险不容忽视。尤其是中亚地区国家人口稀少,经济规模小,市场不规范,政策制定和执行随意性很大,加之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势力活动猖獗,一贯是欧美大国博弈的角力场,部分国家对我国西进心仍存疑虑。

医疗卫生、生态环境与人类健康息息相关,可称之为最普惠的社会民生事业和公共产品。如我们能够主动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以健康为主的合作项目,必将得到沿线国家的拥护,形成“健康外交”、“民生外交”、“绿色外交”和“科教援助与经济回报”相互促进的新局面。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共建一条生态文明之路、健康和谐之路作出积极贡献。

为此,我们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积极打造“一带一路”健康命运共同体:

一是将我国多年来医改的成功经验推广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为这些国家提供当地常见病、重大疾病和传染病的诊疗技术、相关药品器械,帮助沿线国家完善国民健康政策、培养医学人才,提升医疗服务能力。建议优先提升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域相连的西部省份,如新疆、内蒙、西藏、云南和广西等地的医疗服务能力,在“健康中国‘十三五’建设规划”中,在这些地区规划部署若干区域医疗中心、医疗研究院所和重点专科等,作为打造“一带一路”健康命运共同体的平台。要支持中方主导的与国际领先制药企业合资仿制药的业务发展,并鼓励国产制药企业兼并重组、走出国门。在帮助“一带一路”国家发展制药工业的同时,解决我国制药产业创新不足、过于分散等问题。要利用好互联网+,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共建智慧诊疗与远程医疗体系。通过医疗信息互通互用,实现优质医疗资源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理配置。如,广西对地中海贫血的防治经验,就对地中海地区、东南亚地区等地中海贫血高发区极有借鉴意义。

二是与“一带一路”国家共建公共卫生平台。我国陆地边境线总长度约2.2万公里。此外,还有许多承担国际运输的海港和空港,预防和防止传染病在国与国之间传播任务不容小觑。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交往规模、频度的不断扩大,不能排除传染病跨国跨境传播甚至大面积爆发流行的可能。以广西为例。20092014年间,从越南、泰国、印尼等6个国家输入广西的登革热就有111例;报告发病的1886例疟疾中,有1885例是输入性病例。因此,亟待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公共卫生方面的联防联控机制,提升共同应对重大传染病等公共卫生问题处置能力。而目前我国与“一带一路”国家在疾病预防控制上缺乏有效的信息共享平台和联防联控工作机制,难以对疫情输入进行有效预警和及时应对。建议疾控中心和外事部门,联合出台边境地区疾病预防控制体系相关政策的实施细则。

三是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关环境与健康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据了解,“一带一路”沿线的东南亚和南亚国家普遍存在严重的饮用水安全问题。如,2012年斯里兰卡管网供水仅为40%,污水处理率仅为2%。受不洁地下水影响,有约60万人患有不明原因慢性肾病。建议有关部门深入了解“一带一路”沿线发展中国家的环境健康安全保障需求,积极开展沿线发展中国家(以南亚和东南亚国家为重点)的基础数据调查和政策研究。可首先以推动水务产业的技术输出和转移为抓手,帮助“一带一路”沿线发展中国家解决安全供水和水污染防治问题。充分借鉴欧美发达国家“经济和科教融为一体”的援助模式,加大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发展中国家的科教援助投入,改善国家形象,培养大批知华亲华的管理与技术人才,构建“人才培养-科教援助-企业跟进”三位一体的平台和支撑体系,形成我国对外援助的“洁水外交”新模式。

四是进一步完善传统医药文化交流和传统中药材贸易环境。“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我国地域相近、文化相似,对中医药有较高的认同度。在东南亚地区,越南、泰国、新加坡等国都正式宣布中医合法,中医服务正朝着纳入其国家医药主流的方向迈进。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医药在东盟将会得到更大的发展,中医药文化交流必将更加繁荣。我国虽有丰富的天然药物资源,但近年来由于过度开发等原因,一些中药材资源濒临枯竭,使我国对东盟各国的中药材需求量正持续增大,中国—东盟在中药材资源领域日益形成了良性的互补关系。而我国西北部比邻的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等中亚五国光热资源、土地资源和农业劳动力丰富,非常适合北方药材的种植。甘肃、青海、宁夏等西部省份的中药材种植和贸易完全具备西进的有利条件。(本文为农工党中央“两会”提案)